平平无奇海南黄灯笼椒酱,绝对想不到会把你辣到怀疑人生!

2020年8月21日15:31:31 南国食品 阅读 (86) 发表评论

提到海南,大家想到的烹饪手法就是白切和清蒸,特色菜文昌鸡、加积鸭、东山羊、和乐蟹,看起来都是展现食物原汁原味、清淡鲜嫩口感的菜,以及著名的海南斋菜,更是以不添加动植物性原料出名,那叫一个养生自然。

所以大部分人到了海南,第一次看到桌上放了黄灯笼椒酱这种东西,都会不以为然:它就和海南人的口味一样清淡吧。

尤其是黄灯笼椒的颜色极具欺骗性,毕竟在大部分的人认知里,辣椒的辣度排位跟彩虹的色谱顺序差不多,颜色越鲜艳的肯定越辣,更别提还有黄彩椒这样完全不辣的黄辣椒作为参照色。

黄灯笼椒凭借着这个天真的误区,放倒了多少号称自己能吃辣的辣省选手。

从前,有个号称不怕辣的重庆人,来到了海南,第一次尝到了黄灯笼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来到海南第一次尝试黄灯笼椒的你:呵,不过是平平无奇的黄辣椒而已,整的跟酸笋一个颜色,这种东西也配叫做辣椒吗???

感受完一筷子黄灯笼椒的你:在朋友面露关心的神色下,默不作声拿起了水杯,却无法张口说出“也就还好”这四个字。

实在是太辣了吧!!!只要一小勺,就能让你整个人立刻“鲜活”起来。黄灯笼酱的辣都是相似的,被辣到的反应却各有各的不幸。

“我第一次吃海南黄灯笼被辣到耳鸣,失聪了一分多钟。”

“我在朋友的介(怂)绍(勇)下尝了一口,被辣到当场取经。”

尝完第一口,我舌头差点没了

因为吃黄灯笼辣椒酱一个没忍住导致的菊花事变时有发生

然而,尽管这么辣,黄灯笼辣椒酱却有这样的魔力:但凡是试过的人,最后都对它真香了。

有些人嘴上说着“好辣好辣”,但离开海南的时候至少装了四分之一个行李箱的黄灯笼酱回去。

黄灯笼椒真正的原产地其实是古巴、秘鲁,因为它长得像灯笼,而且颜色还极其耀眼尊贵,所以又叫做黄帝椒、黄辣椒或者是霸王椒。由于辣度过于霸道刚猛,被称作“辣椒之王”。被海南省引进栽培之后,意外地发现海南的水土格外适合孕育这种神奇的霸王椒。尤其是在海南陵水,全年日照达到了2400小时以上,雨季降雨量约占全年降雨量的80%左右,绝对的天然温室,于是黄灯笼椒就逐渐成为了海南的特色品种。

这个在海南种植的引进海外食材,意外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多年种植下来,它跟土生土长的本地特产基本没什么差别,国际上也把这种椒默认为是海南原产品种。最难得的是,黄灯笼椒作为一个味道绝对“霸道辛香”的外来客,却霸占了饮食清淡的本地人的一日三餐。

吃白斩鸡,酱油、青柠、黄灯笼酱、蒜蓉伺候!

吃鱼头,黄灯笼酱蒸鱼头安排上!辣椒的鲜香深入鱼肉内部,既能压住鱼的腥味,也能提鲜增味。

吃海鲜,黄灯笼酱更是不能少,原汁原味的鲜加上直抵人心的辣,这个味儿,就是爽。

仔细研究一下黄灯笼酱的成分构成,就会发现海南人喜欢吃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品种颜值而言,黄灯笼椒真是没的说,椒如其名,长得就是灯笼本灯,跟其他细长苗条的辣椒不同的是,黄灯笼椒大多比较呆萌,看起来可可爱爱的。

从食用价值而言,它不仅颜值高,而且鲜辣不上火,不仅能够帮助肠胃消化、增进食欲,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矿物质、胡萝卜素、氨基酸及微量元素,以及丰富的辣椒素类物质,而辣椒素具有缓解疼痛、抗氧化、消炎等功效。

所以,海南黄灯笼椒不仅仅有颜值,更有食用价值和药用价值,简直是下饭又不添秤的人间好物,完美适配海南人凌晨一点还在吃夜宵晚茶的胃,怪不得海南人民都爱它。

一般来讲,按照学术标准的辣椒分类,应该是分为灯笼椒、泡椒、牛角椒、羊角椒、线椒、朝天椒等类型,而不是简单粗暴用颜色来区分。无奈除了少数会去菜市场闲逛的潜力型选手,基本上只有你妈和专家能分得清这些椒的正确叫法。用颜色来区分辣椒的种类,也算是统一国情了。

虽然同样是辣椒,但红辣椒和青辣椒就声名显赫,黄辣椒就只配寂寂无名的当背景布。以至于但凡提起吃辣大省,海南人民的硬实力总是被严重低估,辣度battle里,海南连个提名都没有。然而,黄灯笼椒可是在史高维尔指标上辣度高达17万辣度单位的高位选手,在国内所有辣椒辣度排名中,仅次于云南的涮涮辣。

在史高维尔的量表里,每增加一史高维尔单位辣味就要以50L水来对它进行稀释。

被网友奉为辣椒中的辣椒的贵州小米椒和重庆石柱红,其实它们的辣度仅仅是刚刚超过10万而已,和黄灯笼椒比起来,还差了一大截。

当你吃其他辣椒时,辣到当场喝下半升水。

当你吃海南黄灯笼椒时,先脚趾抓地、拳手握紧、耳鸣一分钟让自己缓过劲儿来,然后再喝下半升水,辣到你的胃下半夜还在回味。从此以后,只要看到黄灯笼椒,胃就开始隐隐作痛。

能在辣度表上打败黄灯笼椒的,可能也就只有云南涮涮辣有一战之力了,最辣的品种可以达到100万SHU,只需要在汤里涮几下,汤就能立马辣到一堆人。

△这道菜的灵魂就是最后加入被拍扁的涮涮辣|来源:纪录片《辣子曰》

其实仔细翻一翻辣椒分类特性表,会发现一般情况下,灯笼椒都是被归到“基本上不太辣”,人畜无害的那一类。

除了黄灯笼椒这个灯笼椒届的“叛徒”,以一己之力拉高了黄色辣椒和灯笼椒在整个辣椒届的平均地位。

鉴于黄灯笼椒实在是辣得过分,所以海南人一般都是把黄灯笼椒做成辣椒酱,吃的时候也很少直接加到汤里,而是作为蘸料,可别以为海南人真的这么能吃辣。

海南人的黄灯笼辣椒酱,就像是潮汕人的沙茶酱和云南人的蘸水一样,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是点亮日常饮食的神来之笔。

不管吃什么,蘸上一点黄灯笼酱,立马就有了灵魂。不少外地人在吃过后都被成功圈粉,哪怕只是买了一罐酱,都会产生即将变成大厨的错觉。

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好好的东北人,愣是将这种辣称为“挚爱之辣”,还在线教学黄灯笼辣椒酱的做法,最后一句话的重点,大家一定要读三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