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割舍的海南情怀

2012年4月27日13:10:30 南国食品 阅读 (401)

难以割舍的海南情怀

钟镜,刘汉惜姑父,马来西亚难侨,1951年从马来西亚乘船回国,被分配到兴隆华侨农场担任作业区主任,现已退休。

钟镜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刘汉惜时的情形,那是1970年他回广东老家探亲。他朝刘汉惜家敞开的门望进去,看到刘汉惜正在屋里看书,时不时还摇一摇手中的小扇子帮旁边熟睡的弟弟扇风解暑。屋里很逼仄:

上层用来住人,下层用来养猪,所以空气中混夹着汗臭味和猪食味,虽不至于难以忍受,但刘汉惜还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看得下书,真的很不简单,也让人心生怜悯。当晚,钟镜在和刘汉惜的爸爸认真谈过话得知家里“僧多粥少”的窘况后,决定要为这个贫困的家尽一份绵薄之力。

当时觉得义气大过天的他,忘了自己的生活也很拮据;忘了自己每月只有24块钱的工资;忘了自己家里还有一个女儿要养,苦口婆心地劝刘父同意他将老大刘汉惜带到兴隆上学,减轻刘家负担。于是两天后,瘦小的刘汉惜拎着个尼龙袋就跟着初次见面的姑父第一次离家了。

“他跟我从船上下来后,在海口看到什么都很新奇,一个劲地问这个问那个,比如我给他买个椰子,他会很不舍地一点点喝,还会问为什么广东椰子树上的椰子没有椰子水,海南的就有?为什么椰子肉比椰子水更甜,但人们喝完椰子水就把椰壳和椰子肉扔了?。”

虽然当时海南隶属广东,两地距离也不远,但风土人情还是大不相似的,12岁的刘汉惜以问问题的方式表达了他对海南的喜爱,这种喜爱到了兴隆农场他见到更多椰子树、槟榔树、胡椒林和咖啡树后表现得更加强烈。他们到兴隆后,因为户口问题,刘汉惜没能马上到学校读书,但是他在姑丈家没有闲着,帮姑姑做各种家务,跟小表妹也很合得来。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刘汉惜跟姑姑起了点争执,在姑姑的一句“回你家去”的气话下,倔强的刘汉惜果真就收拾东西出了家门,等到钟镜第二天追到海口港口时,刘汉惜已经坐上了开往广州的船。至今回想起这事,钟镜除了会心生愧疚,还会感叹当时刘汉惜瘦小的身体里怎么会隐藏着那么大的胆量——敢一个人跋山涉水,穿街走巷找亲戚老乡,东家一晚,西家一宿,辗转多日回到家。

而后几年,刘汉惜家的状况随着几兄弟渐渐长大变得更加贫苦,读高中时,为了把读书机会让给弟弟们,成绩向来优异的刘汉惜曾产生过辍学念头,幸好回乡的钟镜打断了他的念头,鼓励他等读完高中,还承诺会帮他在兴隆找工作。

1976年,刘汉惜高中毕业,也等到了一个好消息——钟镜发来的电报里说兴隆农场要招拖拉机手,要刘汉惜尽快赶到兴隆应聘。最后刘汉惜还是因为户口问题还是没做成拖拉机手,钟镜把他安顿在老友陈伯家附近的一个小房间里,拜托老友一家照看。其实“照看”一词在穷人家老大哥——刘汉惜身上根本用不到,他来照看别人还差不多。据钟镜介绍,刘汉惜在怎么干活,干什么活能多赚钱这一方面有无师自通的悟性,他跟陈伯家儿子陈海生混得很熟,两人经常结伴到山上砍柴卖给农场食堂换粮票,挖巴戟当药材卖,绑扫把到集市换钱。

“这些东西我都没教过他,别人也没教过他,他就是看到集市上有高价收购巴戟的人,听过我无意中说起农场食堂柴火不够用的话,他就去做了,也不管辛不辛苦,累不累。”钟镜说,本来把刘汉惜叫到兴隆来,他已经做好花钱费心的心理准备,结果刘汉惜不仅没花他的钱,还攒下钱寄回老家。“他一个一米七几的年轻小伙子,因为操心多,压力大,体重都没有超过100斤的时候,我为他感到自豪,也觉得很心疼。”

没办法,谁让刘汉惜生为老大呢。“长兄如父”在穷苦人家中表现得更甚,老大就得多干活,多赚钱。“看到老爸老妈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辛辛苦苦赚来的工分和米粮都不够家里四兄弟吃饭,经常就是早上一大锅清水粥,飘着几十粒熬得稀烂的米。我自己是通过拾粪和打零工赚学费上的学,但我不想让弟弟们也这样,我只想让他们好好读书,所以我得把赚钱的重担揽了。”刘汉惜说起当年拼命干活赚钱的动力,脸上的神情已经是历尽甘苦后的平静。

一起走过了42年的岁月,经历了那么多事后,钟镜早已经将刘汉惜当成自己的儿子来看待,刘汉惜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会跟他一起想办法一起面对,而刘汉惜更是对姑丈充满感激和尊重,把钟镜当成生命中除了家里人外最重要的亲人。

1989年钟镜退休,闲不下来的他在刘汉惜的极力邀请下来到海口,帮忙打点水巷口的南山茶行生意,烤茶叶,看茶店。后来刘汉惜成立海口南山实业公司,他又一路跟着来到位于海口警备司令部的厂房,在那里他指导工人加工咖啡,跟着刘汉惜一起搅拌椰子糖浆,流下了一滴滴奋斗的汗水。

在钟镜看来,刘汉惜身上最可贵的优点是,刘汉惜在创业过程中走了很多弯路,经历过很多坎坷和低潮,但是每次失败后,他都不会给自己太多顿足叹气的时间,而是尽快整理心情后,接着摸索新的方式方法,找到下一个能赚钱的渠道和行业。刘汉惜先后从事过推销、日用批发零售和茶叶产销等行业,这些行业给他带来过财富也令他尝到过失败滋味,但他都没有做长久。直到1992年,他创办南山公司,才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全身心投入并为之奉献所有的行业——海南特色食品行业。

其实刘汉惜最后选择海南特色食品行业早就有迹可循。他在兴隆办茶叶加工厂的时候,经常到隔壁的兴隆咖啡厂“偷师学艺”。有一天,他回来很兴奋地告诉钟镜,他跟咖啡厂的几位老师傅交上了朋友,其中一位还教会了他冲泡一杯当年周恩来总理喝过的咖啡。“姑丈你知道吗,周总理赞美兴隆咖啡是他喝过最好的咖啡,以后生产兴隆咖啡一定会卖得很好的。”只可惜,当时海南的旅游业太落后,少了旅游带动,兴隆咖啡有名声却少销量,刘汉惜想做兴隆咖啡生意的念头自动延后到90年代——海南建设开发热潮时期。

说起海南建设热潮,刘汉惜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1989年,刘汉惜将南山茶行给老四刘汉雄经营后,沉寂了半年多时间。后来在兴隆农场副厂长詹立辉的提议下,两人一起走遍了上海、杭州和北京等大城市,从大城市回来后,恰逢海南房产大热期,人人为房产狂,连潘石屹等人都曾在海南房产业中赚过大钱,就连手上有些钱的海南本地人也疯狂地投入其中。

在身边朋友的规劝下,刘汉惜不为所动。他认为当时海南的其他产业的发展水平不足以支撑起过快发展的房产业,房产大热不会持久,而他手上有限的钱他只会考虑投入到有长足生命力的产业中,这个产业就是与海南旅游业息息相关的海南特色食品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